My Feeling. Photography. by Heron Yang

Now, I understand why I’ve encountered difficulties in photography recently. It’s because I’ve been trying to shoot photos that doesn’t belong to myself. A photograph that has no relationship to myself turned out to be boring for me and for anyone else.

It’s okay to shoot loneliness.

It’s okay to shoot loneliness.

I’ve been trying to shoot the street that I don’t have much feeling to. I’ve been trying to shoot strangers that I don’t know or I don’t even have an interest talking to them in face. I’ve been trying to find pretty views that I know I’ve seen many better ones.

I should shoot more on my own friends. I should shoot more on my own feelings. It’s important to connect the photography with feelings. I should shoot when I feel lonely, I should shoot when I feel terrified, I should shoot at the moment when I have a strong feeling, either good or bad.

That creates the meaningful photos under my definition.

攝影的開心時刻 by Heron Yang

攝影最終目的是讓自己與身邊的人開心吧!

不論讀攝影大師森山大道的書,或是看Youtube上頭別人採訪街頭攝影師John Free,都能感受到這些人在不斷反覆思考攝影這件事情、思考自己要拍攝什麼,森山大道甚至有一大段時間因為攝影陷入太深而無法拍攝。而對於只是愛好拍照不當做職業的我們,往往也有類似的感覺,會一直在想怎麼拍好相片,甚至在想什麼叫做好相片,不斷地否定之前自己的看法等等。然而,我想既然是興趣,也許能把事情看得輕鬆些,就拍得開心最重要吧!

於是我把以前至今,開心與不開心的攝影記憶條列式的記錄下來。

開心

  • 擁有第一台口袋大小的數位相機時,上學路上什麼都值得拍,樹上長出來的葉子是我的最愛
  • 擁有單眼相機之後,拿著它拍了好多身邊的朋友,他們也很喜歡
  • 扛著單眼相機去了好多國家,用拍出來的相片寫成網頁、做成作品
  • 開始拍底片之後,每次翻閱洗完的相片時,張張讓我感到興奮
  • 開始又使用口袋相機GR2,意外發現成像的效果真好,而且能每天放在口袋裡
  • 用GR2在路上大量拍照時候,用高對比黑白模式發現好多有趣的相片
2012年拿著第一台自己的相機,看到什麼我都拍

2012年拿著第一台自己的相機,看到什麼我都拍

不開心

  • 發現我第一台口袋相機PowerShot S100其實很多東西拍不好,覺得自己相片爛爛的
  • 發現我扛著超重的單眼相機好幾個月卻沒有拍多少相片
  • 發現單眼相機雖然很清晰且構圖完整的相片,依然讓我覺得無聊沒故事
  • 發現連Nikon FM2一台不太重的底片相機我都開始嫌重了
  • 發現GR2的顏色常常我不怎麼喜歡,調整越多反而更不喜歡了

於是我發現自己對於相機在意的部分是:一、有無控制感;二、攜帶容易;三、有無底片感覺的顏色。然而,儘管想了這個多,最重要的還是相片內容與故事吧。

為什麼我依然拍底片? by Heron Yang

因爲:臨場感、明亮感與獨特感。

2018年,Canon終於停止生產EOS–1V,結束了Canon共82年生產底片相機的時光。如今大師們也大多拿著數位相機在拍攝,前幾次我到社區的攝影社時,竟找不到依然拍攝底片的同好,他們告訴我數位相機能做到所有底片能做的事情、甚至更多更多,但我又是為什麼依然拍底片呢?

接觸底片相機

我的第一台相機是小型的數位相機,其實我並沒有經歷自己買底片相機當作第一台相機的年代;然而,從Canon 650D到6D,再到Nikon FM2和Ricoh GR1s,我買越來越少的數位相機,越來越多的底片相機。

最初開始嘗試底片是因為在網路上無意間看到濱田英明於2014拍他兩個小孩的作品,當時的我發現他的相片跟我拍攝出來的感覺相差好大,但我卻非常的喜歡,所以不斷地模仿當作練習,然而總是發現自己把顏色調來調去變得更奇怪了,或是亮的部分很難處理的好。接著我嘗試底片,越拍越是喜歡。

原因一:臨場感

底片確實感光能力遠遠輸給數位相機甚至手機,也確實沒辦法馬上看到成像結果,更沒有辦法讓你有RAW檔案做較大幅度的修圖。相對的,數位相機拍出來的效果確實很貼近眼睛所看到的,變化性也很大;然而,我始終覺得底片讓我有種被拉到拍攝當下那個時空與地點的感覺。

例如在美國匹茲堡的一個路口,或是台北的某個街頭總是能讓我想起拍攝時候的當下。這是一個很主觀的想法,我猜測這或許跟我們對於舊相片的特質有所連結後在淺意識下造成的,我是說也許。

F1030004.jpg
F1070033.jpg

原因二:明亮感(高色調部分保有細節)

因為個人偏好,我特別喜歡拍高色調(High Key)的相片,只要在沒有過曝的情況下我總是盡量把亮度調高(有時候讓不重要的地方過曝也無妨)。曾經讀過的資料說數位相機在低光下表現好過於底片,反之底片在亮的部分卻很不錯,而在我自己的經驗上也得到驗證。拿著底片相機時候,我總是觀察著光的變化、去追逐有趣的光,特別是亮的那些讓我感到很有興趣。

在底片上面,好幾次我在高色調的部分依然捕捉到很多細節,基本款數位相機也許做不到,或者需要曝光補償調低再後製等等。例如拍霧或雲就是很好的例子。

000417890011.jpg

原因三:獨特感

因為沒什麼人這樣拍照了。由於人看多了數位拍出來鮮明的相片,漸漸感觸會變習慣而無感,底片卻相對有趣,在洗出來之前總是不斷猜測著照出來的樣子是美是醜。當大家追逐越來越貴的設備時候,底片相機卻幾十年如一的好用,如Nikon FM2這台相機是近乎全機械的,拍照久了自己也能搞懂相機的設計與原理,在數位的機器上就很難享受到這樣的控制感了。

可愛的女朋友

可愛的女朋友

疑惑

底片快被淘汰是有它的道理的,最大的原因應該是不能即時看到結果並分享給朋友,我也想過這點以及其他好多的疑惑。

疑惑一:看到底片結果要等很久誒

對的,底片必須等整卷(一般是36張)照完之後,拿去給相館,等它被沖洗並掃描成數位檔案之後才能看到自己照得怎麼樣,於是如果你是想在Facebook上面分享年夜飯的相片,大概要等到元宵才能貼文。

所以,就用手機或數位相機照呀!用底片拍攝是很有趣,我自期多照底片,但不代表「只」照底片,任何能照相的裝置都是好相機,相片內容永遠比設備還要重要。

疑惑二:底片好貴而且是消耗品

底片一捲大概100~300塊錢,而沖洗加掃描差不多100多,其中只能照36張。雖然如此,我倒覺得不見得比數位相機的攝影方式貴。其一,底片相機通常比數位相機便宜很多,差價夠買很多卷底片;其二,數位相機大量照相的習慣不見得會在底片相機上出現,以往帶數位相機時候出門可以照幾百張相片,但是底片即使我想盡量多照一些,大概也一個月也就1–2捲,有時甚至更少;其三,很多底片相機的價錢隨著時間變化不大,有些甚至會變貴,所以不同於數位相機當新版出現時就沒價值了,底片相機是保值的,因為已經沒有所謂的新版本了。

疑惑三:為什麼不用修圖軟體加濾鏡就好了?

因為不一樣啊,就是不一樣!

Ricoh GR2 - 街拍機 by Heron Yang

理論上,你能拿一台相機去對準任何東西然後拍攝,然而方便程度、相片效果會依照相機設計而有所不同。Ricoh GR2很適合在路上隨手拍東西。一開始我並沒有想太多,單純把這台相機拿去拍各式各樣的東西,包含優勝美地的大景和路上有趣的街景,大約兩年的時間裡,我發現幾千張GR2拍出來的相片裡面,某些類型是我很喜歡的、往往能達到或超出預期的,但也有某些類型的相片我嘗試很久仍總是不滿意的。

GR2眼中的人物,神情往往很深刻

GR2眼中的人物,神情往往很深刻

「街拍」是GR2最適合的拍攝的類型,原因包含它的體積很小可以隨時放在口袋,拍攝時候也不會嚇到別人,往往大家能很自然的;另一個原因是他有Snap Focus模式,就是事前就把對焦距離固定下來,所以按下快門的當下相機並沒有對焦,而是直接使用事前設置的對焦距離(例如:2m),這樣的方式讓拍攝的人可以不用盯著螢幕、找尋對焦點也可以拍照。

我最常使用的是TAv模式(似乎還沒有在其他相機上看過這個模式),也就是有兩個轉輪的地方分別控制光圈與曝光時間,除此之外的部分是自動的。到一個地方的時候,我會根據光線大小,還有即將拍攝的物體先調整好光圈與曝光時間,設定Snap Focus的對焦距離,接下來的好一段時間都不需要一直改變相機設定了。

對焦模式上,Snap Focus出現在兩個地方,其一是Snap,其二是Snap AF。Snap的地方就像是上述所說的,會直接對焦在某個距離的位置,沒有自動對焦的過程。Snap AF則是需要你直接用力按下快門(跳過半按快門的步驟)才啟動Snap,若是在Snap AF情況下半按快門,相機依然會對焦,類似於Snap Focus + Auto Focus的並行模式,也是我最常用的模式。

路上遇到的Homeless People,抱者小孩應該是幸福的但她的神情卻很憂傷

路上遇到的Homeless People,抱者小孩應該是幸福的但她的神情卻很憂傷

「黑白」是第二個我覺得GR2很適合的相片類型。一開始我如往常的拍彩色的相片,對比、銳利度什麼的覺得都很棒,相片也看的很開心,然而漸漸的,我發現顏色怎麼常常出現我不怎麼喜歡的感覺,類似藍色的部分會暗暗的,沒有辦法只透過相機的設定去修正,需要在Lightroom裡面喬很久。直到有一次我看到別人說GR2很適合黑白相片之後我也開始嘗試,因為少掉了顏色的憂慮,我能更專注在拍攝的內容,而GR2的黑白相片總是能讓我覺得人物非常的真實存在在眼前。

慘白的白色建築物上的一棵小樹,讓我盯著它好一陣子

慘白的白色建築物上的一棵小樹,讓我盯著它好一陣子

Ricoh GR其實是一個很經典的系列,最早第一台Ricoh GR在1996年面世的,外觀從那時到現在都差不多,也都很適合隨手的、街頭的拍攝,後來稍微變化之後出現了GR1s(1997年)跟GR1v(2001年),都是底片相機。直到2013,Ricoh GR2出現了,而Ricoh GR3也在2018年面世,但至今還沒有開始賣。差異最大的部分估計是畫素大小從16.1 MP變成24MP,很期待呢。

誰?誰在看著誰?

誰?誰在看著誰?

於是我認為GR2是一台適合天天放在口袋隨手拍的數位相機。

優點:

  1. 體積小,可以放口袋

  2. 成像效果很好

  3. 黑白相片寫實感高

缺點:

  1. 彩色顏色有點沉(個人不怎麼喜歡)

  2. 沒有觀景窗(拍照的感覺差了一些)

Olympus Pen EE-3 半格底片機 by Heron Yang

自從約莫三年前看到濱田英明的作品之後,我發現到一些過往用數位相機怎麼樣也捕捉不到的感覺,於是漸漸嘗試底片相機。而又是約莫一年前,開始希望有一台能放在口袋的底片機如Ricoh GR2一樣可以隨身帶著、沒太大壓力、照一些很隨性的生活相片。在Instagram翻過各種人拍的美麗的底片相片,而我發現Pen EE-3這台相機似乎不少人拿來拍隨意的生活照,價錢也不過於是我就買了一台來玩玩囉!

一張底片能夠拍兩次,洗出來之後中間會有一條黑黑的。

一張底片能夠拍兩次,洗出來之後中間會有一條黑黑的。

Pen EE-3是一台半格機,也就是36張的一卷底片可以拍72次,洗出來之後的36張都會有一條黑黑的在中間,我看過不少人透過這樣的方式來表達一些些有趣的故事,因為兩張相片讓我們看到了時間差。

而如果把EE-3正常的方式拿著,其實拍到的相片是直的(因為兩個直的拼起來差不多是一個橫的大小),而我自己很習慣也喜歡橫的相片的話,就是每回拍照的時候都要把相機轉90度之後再拍囉。

想拍橫的相片時,相機要直過來

想拍橫的相片時,相機要直過來

這台相機不能調整任何的東西,沒有曝光時間、光圈大小等等,唯有一個快門鍵是我們能操控的,於是回頭看相片有時過亮,而我們往後似乎也不能怎麼辦。如果拍攝時候太暗,觀景窗裡面會涼一個紅紅的東西,快門鍵也會失效防止我們浪費一張底片。

此外,不像是單眼相機,觀景窗看到的跟實際上鏡頭會看到的是不同的(位置差了一些),拍攝時候只能盡力構圖了,洗出來之後會有一些些出入。靠物體太近的相片會糊掉,因為最短對焦距離似乎是一公尺左右(不確定)。

是Google辦公室的餐車誒!

是Google辦公室的餐車誒!

雖然EE-3很陽春,但我卻很喜歡這台相機,因為它其他很多有趣之處讓上頭說的限制顯得不重要了。其一,因為是半格機,所以底片錢跟洗相片錢等於是半價,相機本身也很便宜;其二,相機的大小是可以放在外套口袋裡的,沒事帶著隨意拍沒什麼壓力;其三,就是相機外型蠻古典好看的!

優點:

  1. 拍兩倍的張數

  2. 相機本身不貴

  3. 相機可以放口袋

缺點:

  1. 不能調整曝光大小

  2. 小於一公尺的物體會失焦

  3. 成像效果一般般

適合想隨意玩玩底片沒太大負擔的人囉!

Why Film? by Heron Yang

There are many reasons for me to shoot on films instead of using digital cameras.

The main reason is that shooting on films makes me happy and be excited while waiting for the developed films. On the other hand, as time goes by, shooting on digital camera makes me less happy. When shooting on digital cameras, I am always worried about if my gears are updated to date or not, and what kind of post edits I should do on the RAW images, etc. Therefore, I picked films as it keeps photography simple and generates joy.

The second reason is that films provides more natural images to me. It's based on the analog information collected from the physical films. On the other hand, digital cameras are limited. The traditional encoding only includes 0-255 steps for a channel (like red for example), the camera will find it difficult to gather information like 245.55 and 245.85.

However, I am not totally limit myself to only shoot on films. In the past year, I always brings a pocket-size digital camera, GR2, with me. So I won't miss a great shoot because of what equipment I am using. Occasionally, my phone camera works pretty well too.

Understanding Photography by Heron Yang

It's so common that you found it hard to understand some others' photography. It happens to me all the time, and it may happen to you as well when you're trying to understand my photography. However, it doesn't matter! I believe that the photography is not about creating photos liked by all the people, but instead, it's about making pictures that mean something to someone. And, it will already be too much for us to work on.

I started to do photography since around 2011, and the photos I am trying to shoot has been changing all the time. However, it's a process for myself to understand what I am aiming for in my photography, and interestingly, what I am doing may be totally different to whatever you care! And, it doesn't matter as well.

So, I'd be happy if you like my photos, and it's also fine if you don't. In my photography, I am trying to make myself to shoot moments that mean something. In order to that successfully, I should be close to the subject, involve the subject, and feel it. I may not do it well enough at this point, and this is the motivation for me to work a better version of my own photography.